夷陵| 龙里| 肇庆| 峡江| 通山| 新密| 揭西| 葫芦岛| 苍溪| 漳平| 彭山| 远安| 额敏| 遂平| 方城| 保定| 朝阳县| 庄浪| 贡嘎| 若羌| 兴国| 青河| 宣化县| 二连浩特| 桦南| 台州| 江永| 石景山| 江都| 汪清| 扬中| 尚志| 东丽| 农安| 湖南| 邵阳市| 壶关| 五常| 雅安| 上虞| 台前| 三门| 盖州| 弓长岭| 城固| 永定| 嵊泗| 沙湾| 涞源| 廊坊| 常熟| 岳普湖| 壤塘| 龙游| 碾子山| 广昌| 南部| 湘东| 肥城| 若羌| 独山| 修水| 林州| 高要| 青县| 宾县| 阿勒泰| 正宁| 白河| 唐县| 永川| 通山| 武当山| 禄劝| 石狮| 沙河| 铜鼓| 松滋| 改则| 渭南| 宣化县| 安平| 洞头| 沙湾| 金平| 珠海| 寒亭| 金沙| 芜湖市| 镇沅| 社旗| 弥勒| 二道江| 大丰| 麻栗坡| 九龙| 简阳| 汕尾| 建湖| 安岳| 陇南| 波密| 三亚| 磁县| 德兴| 赤壁| 江陵| 称多| 眉山| 孝义| 封丘| 东辽| 天长| 台东| 印江| 昌江| 永福| 衡山| 曲水| 沙雅| 怀安| 冠县| 文县| 隆昌| 阜南| 扶余| 井冈山| 保亭| 盐源| 荥阳| 秀山| 博湖| 贞丰| 钦州| 灵丘| 义马| 衡山| 霍山| 策勒| 武隆| 桂阳| 永川| 潮安| 寿县| 德钦| 新余| 田东| 礼泉| 昆山| 英山| 海兴| 仁怀| 尼玛| 梁山| 康平| 平山| 大城| 子长| 胶州| 八宿| 周宁| 博爱| 丹江口| 阎良| 邹城| 讷河| 武穴| 中方| 民权| 田阳| 伊宁县| 宣恩| 成安| 揭阳| 零陵| 阿克陶| 郧西| 门头沟| 兴平| 嘉荫| 龙凤| 徐闻| 长垣| 呈贡| 阿拉善左旗| 湖州| 天全| 新晃| 无为| 咸丰| 北海| 安吉| 西平| 盂县| 独山| 黄梅| 呼兰| 江西| 平阳| 肥西| 临川| 乳源| 李沧| 平凉| 图们| 雷州| 宁波| 民和| 乌拉特前旗| 正镶白旗| 莒南| 景泰| 洪泽| 灵山| 安泽| 建湖| 泽普| 通化市| 清河| 高州| 汤旺河| 崂山| 独山子| 畹町| 彰化| 南雄| 东山| 西林| 墨江| 涠洲岛| 神农架林区| 大邑| 白云| 汪清| 湾里| 嫩江| 九龙| 景泰| 义县| 龙川| 承德县| 云林| 邗江| 肇州| 永吉| 华坪| 永兴| 七台河| 杜集| 灵丘| 兰西| 虎林| 孝义| 靖边| 桐柏| 宽甸| 曲沃| 琼山| 隆子| 奉贤| 望都| 东明| 长岛| 五峰|
 > е癟 > タゅ

觀察香港缺少的不是民主是治理

2019-07-16

ゅ蹲呼癟文/比拉哈里考斯甘新加坡前外交官

在我寫這篇文章時香港的街頭運動仍在繼續儘管引發爭議的逃犯條例修訂已暫緩這場街頭政治運動是2014年佔中的新階段

造成兩場街頭運動的直接原因或許有差別但同樣之處在於它們都源自許多香港人的焦慮他們擔心受到中國中央政府的支配我不知道這樣的街頭運動要持續到什麼時候但我很確定它最終會達成什麼效果一事無成

自從19世紀末晚清以來不管中國實行帝制共和制還是共產主義制度中國政府的合法性向來建立在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基礎上我認為中國中央政府不會急於直接管控香港但它也絕不會在國家統一的問題上做出任何妥協

暴力示威破壞一國

在香港和西方人士看來一國兩制這四個字的重點在於後兩個字兩制但中國中央政府顯然更在乎一國北京方面願意容忍兩制的前提是一國不受影響但香港示威者尤其是那些違法訴諸暴力的人恰恰在破壞一國這個前提

北京方面不會貿然採取行動內地有更大更迫切的問題要解決這些問題因為中美貿易戰而變得更加突出所以在香港問題上可以等畢竟香港會去哪裏香港又能去哪裏它無處可去除了翻翻嘴皮哪個國家會真的給示威者提供實際支持沒有國家

西方人在看待香港問題時一般都將其解讀為香港人在要求更多權利與自由也許香港人確實想要更多民主我覺得他們的理想主義和勇氣固然可嘉但我懷疑他們沒有常識

從1843年由港英政府開始管治香港到1997年回歸祖國這155年期間英國一直把香港當做殖民地來管治而不是什麼民主政體香港人是英王的臣民而不是英國公民

只有等到港英管治即將壽終正寢的時候港英政府才突然改惡從善一下子把香港人政治的期待提高到沒有任何政府能夠滿足的程度

今天的香港人是公民是中國公民他們在一國兩制下享有的權利與港英時期沒有太大的差別但比內地中國公民享有更多的權利還想指望什麼呢

香港真正需要的不是更多民主而是更好的治理良好的治理離不開政治代表但它們並不是同義詞

許多香港青年之所以上街遊行是因為他們有一種挫敗感而造成這種挫敗感的是他們對未來失去了信心香港的平凡百姓幾乎不可能買得起房甚至稍微體面點的房子連租都租不起其引發的社會後果遠遠超過住房問題要實現政治穩定就需要廣大的利益與體制緊密相關的有產階級2018年香港住房自有率剛剛超過49%而在新加坡這個比例是91%

我懷疑在所有香港人裏面唯一讓英國在意的是那些商業大亨只要他們象徵性地服從港英政府基本上就隨便他們怎麼發橫財也沒人管他們發財倫敦也跟着發財香港老百姓之所以能享受到一些權利完全是因為港英要為商業大亨創造發財的條件只是順便讓普通人沾了光

香港回歸之後這些商業大亨的權力沒有被剝奪但他們大部分財富可能已經不在香港了正是他們的權力阻撓了香港改善治理以及制定合理的住房政策令我感到驚訝的是普通香港民眾的憤怒和挫敗感竟然沒有直接指向這些富豪

我不認為北京方面會直接干預來穩定香港因為這樣做對香港是一個嚴重打擊同樣我也不認為中國政府的耐心是無限的

香港穩定裨益亞洲

長遠來看發生在香港的事端只會使中國政府堅定決心好好整治這塊地方否則就無法無天了不採取措施將對中國的統一造成更大的影響特別是未來還要用一國的框架解決台灣問題與一國相比香港能不能維持繁榮對中國政府來說是個次要的考慮

人們經常把新加坡和香港看作競爭對手兩者當然有某種競爭關係新加坡可能因為香港的麻煩獲得一些短期利益不過真正深謀遠慮的新加坡人明白穩定繁榮的香港才符合新加坡乃至整個地區的長遠利益新加坡對香港報以同情這如同你的朋友或親人感到絕望地想自殺時你向他表示同情大多數新加坡人絕不會效仿香港人與香港不同新加坡是個獨立的主權國家我們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裏我們只能期望香港能在干預到來之前自行穩定下來

示威者要明白一件事修訂逃犯條例恰恰是在強調兩制否則既然都一國了還修訂什麼呢另外無論修不修訂條例難道逃犯躲在香港就能躲掉內地的法網嗎

註原文刊於7月10日南華早報原題為嚴峻的真相香港抗議逃犯條例沒有任何意義小題為大公報編輯所加內文略為刪節翻譯范莉


砫ヴ絪胯glory

穝籇逼︽
瓜栋
跌繵
浦阳街道 五马镇 坎石潭 台前 莆田市
白音昌乡 前边 昌平鼓楼西街新华书店 青竹道 大胡营